舆论导向与道德建设
2019-07-23 16:08 来源:未知
舆论导向与道德建设
阳江日报

  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说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座巍峨的大厦,那么,道德就是这座大厦的基石。适应建设富强、、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新形势,积极建设社会主义道德体系,确立全社会成员共同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已经成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紧迫任务。新闻舆论是推动道德建设的重要力量舆论引导与道德建设关系密切。新闻舆论是推动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的重要力量。现代传媒具有覆盖面广、渗透力强、影响力大的优势。运用新闻舆论的力量,有利于把社会主义道德观念传递到千家万户,普及到每个家庭成员。正确的舆论导向,有利于培养人们崇高的道德情操,增强人们的公德、职业道德意识和自尊自爱自强之心,对于扶正祛邪、扬善惩恶、匡扶正义、净化世风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因此,自觉运用新闻舆论的力量,大力弘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道德、新风尚,清除封建道德的残余,资产阶级腐朽道德的消极影响,从而规范人际之间及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大厦添砖加瓦,这是新时期新闻工作者肩负的神圣使命。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公民道德建设取得了明显的成绩,思想道德领域的主流是积极、健康、向上的,在发扬中华民族传统道德和党的优良作风的基础上,进一步弘扬了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精神,一些与市场经济相吻合的新观念,如竞争意识、人才意识、市场观念、效益观念、诚信观念在逐步确立。但是,处在变革与社会转型期,道德建设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一些原有的道德规范不能适应新的形势,而新的道德规范尚未建立与健全,一些领域和地方是非、美丑、善恶界限不清,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滋长蔓延。一些地方道德准则失范,由于新旧两种道德观念、道德价值的冲突,渗透到社会公共生活、职业生活、个人生活甚至家庭生活各个方面,面对这些冲击,有的人茫然失措,面临两难的选择。一些地方道德行为失序,勤俭节约被嘲笑,挥霍无度为时尚,无私奉献被冷漠,有的明哲保身,见死不救,有的违反公共生活准则,乱丢乱吐,脏乱差现象随处可见。一些人道德理想迷失,认为“向前看不如向钱看,讲实干不如讲实惠,当劳模不如当‘大腕’”,甚至为了一己私利而贪污受贿,腐化堕落。一些地方“黄、赌、毒”沉渣泛起,封建迷信屡禁不止。这些不文明甚至丑恶现象的存在和蔓延,说明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任务紧迫又繁重。当然,这些问题的解决,要靠行政、法律、政策、制度等综合手段。但新闻舆论力量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新闻舆论虽不是一种强制力量,但新闻传播中蕴含的道德力量能对人们心灵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正确的舆论导向,能帮助人们分清什么是,什么是假恶丑,什么是正确的道德行为准则,什么是不良的、错误的道德行为准则。

  大量的道德问题不能靠强制的力量解决,而是靠教化,靠舆论进行春风化雨般的疏导。从某种意义上说,舆论是一种“软约束力”,告诉人们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以此来调整人际之间、个人与社会之间的思想和行为。所以新闻媒介要充分发挥在道德建设中的主观能动性,加大道德宣传的力度,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新道德、新风尚,鞭挞社会上丑恶、腐朽、落后的道德行为,从而净化社会空气,激励人们为振兴中华而奋发进取,使新闻舆论在道德建设中起到“润物细无声”的作用。

  道德,渗透在正面宣传与舆论监督中道德,是社会一种意识形态。现实生活中的各种道德现象及其体现出的道德观念、道德行为,都是社会生活中的客观存在。记者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去正确观察、分析这些道德现象和道德行为,挖掘体现时代道德精神的人和事加以报道,广泛传播,形成舆论,道德就能在广阔的生活空间中发挥作用,渗透到亿万人的心田,产生强大的凝聚力和影响力,从而实现道德自身的价值。新闻舆论为道德建设服务,主要采用正面宣传与舆论监督,这两者都是正确引导舆论的手段。坚持正面宣传为主,就是对社会道德的主流层面的提倡和弘扬;而舆论监督,则是对背离社会主义道德准则的非主流层面的遏制和鞭挞,两者缺一不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新闻界把社会主义、主义道德的宣传贯彻到日常报道与典型报道中。尤其是近两年来,通过大量新闻事实和有说服力的典型,大力宣传《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为促进道德建设创造了良好的舆论氛围。通过正确的舆论导向,把以为人民服务为核心,以集体主义精神为原则,以诚实守信为重点的道德观念和行为,渗透到千家万户和各行各业,引导人们正确处理个人与社会、竞争与协作、先富与后富的关系,提倡尊重人、关心人、理解人、帮助人,为人民为社会多做好事实事。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宣传,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渗透到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伦理道德各个层面。

  道德建设,要从具体事情做起,从一言一行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在公共汽车上“让座”,看来是件小事,但许多人做不到。《解放日报》去年8月7日刊出了《今天,你让座了吗?》一则报道,有力地叩响了读者的心扉,引发了社会上热烈的讨论与反思。于是,一系列见微知著的行动开始了。上海公交49路率先创建文明让座示范路线条公交线路踊跃加入创建活动,提出了“老弱病残,人人有座”的口号。公交行业“全国青年文明号”等先进集体则倡议:“从我做起,引领社会新风尚,为提升城市精神尽力”。让座虽是小事,但蕴含着文明的底蕴。经新闻舆论的推动,在市民中营造了从点滴小事做起的氛围。

  先进人物是时代精神的标志,在他们身上体现了社会前进方向和崇高的道德力量。但单靠他们个人与社会的接触来发挥示范作用是有限的,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广而告之,就能发挥榜样的无穷力量,从而提高全民族的道德水准。在当代中国新闻史上,有关先进典型人物的报道,影响了一代乃至几代人的道德标准和人生选择。50年代的王崇伦、郝建秀、时传祥,都是平凡岗位上的普通人,但在他们身上体现着伟大的人格力量。60年代的雷锋、焦裕禄、王进喜的报道,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力和感召力,他们身上体现出党人崇高的道德力量———当国家遇到困难,内忧外患一起袭来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先人后己,无私奉献,奋发创业,为国分忧,为民造福。宣传他们的信念和道德风貌,对激扬民气,凝聚民族精神去战胜困难,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改革开放新时期,随着思想的解放,许多新观念、新事物进入生活领域,但也有一些错误的思想道德观念乘虚而入,特别是资产阶级腐朽思想腐蚀了一些意志薄弱者,有的经不起金钱的,陷进犯罪的泥坑。人们呼唤新时期的雷锋、焦裕禄精神。为此,新闻媒体宣传了孔繁森、徐洪刚、吴天祥、徐虎、包起帆、李国安、李素丽等一大批先进人物,充分展示其时代精神和新的风采。通过弘扬先进典型,充分体现社会主义道德观、价值观,对社会起到了“见贤思齐”的示范作用,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了巨大的精神力量。

  在正面宣传社会主义新道德、新风尚的同时,新闻媒介还加强了舆论监督的力度。通过新闻媒介对具有不良思想道德行为的人和事进行批评,可以给人以警示,推动人们进行自我约束,自觉地端正思想道德和行为,使舆论监督起到“道德法庭”的作用。舆论监督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新闻媒介对国家公职人员的错误乃至犯罪的行为进行揭露和批评,鞭挞贪污腐化、行贿受贿等各种现象和形形色色的官僚主义,实施人民群众对领导机关与员的舆论监督;另一方面,新闻媒介对社会上存在的丑恶现象和不良风气进行揭露批评,抨击损人利己、损公肥私、坑蒙拐骗等行为,批评抛弃子女、老人、不讲亲情等违背家庭伦理道德现象。新华社曾播发过两位80多岁的老人因不堪子女而自缢身亡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种舆论监督有较强的威慑力,群众称赞新闻机构是“社会的良知,道德的法庭”。

  新闻媒体道德宣传上的主流是健康的。但是,毋庸讳言,有少数媒体,尤其是非主流媒体,存在着一些不健康甚至错误的舆论导向,与社会主义道德建设背道而驰,污染了社会风气。

  例如,有的媒体鼓吹“及时行乐”、“玩世不恭”的思想道德观念,将人们引入萎靡、颓废的精神状态,宣传对私欲的渴求,对享乐的追求,对消费至上的崇尚,对实用主义的信奉,对金钱的贪欲,对粗俗的欣赏,片面强调个人自由、个人利益,不讲对社会的奉献和责任。

  有的为了迎合少数人的不健康心理,在报道上追奇猎艳,格调媚俗,充满低级趣味。打开一些报刊的周末版、副刊、娱乐版,充斥着《××揭秘》、《××内幕》、《××档案》等赫然醒目的栏目,“炒”的是歌星、影星、笑星、球星之类的奇闻逸事,或透露名人的隐私身世,或曝光名星的婚恋琐事。有一张报纸甚至刊出《俱乐部》,绘声绘色地描写6个明星的故事,而且大赞“是人性以越轨的方式爆发出来的一种经典形式”,并概括其为“文化”。有的媒体把娱乐新闻炒成了绯闻,充斥着“老少恋”、“新旧恋”、“婚外恋”、“恋外恋”之类的货色。有的极尽煽情渲染之能事,把丑陋当作趣味要素颂扬。某歌星开个人演唱会,有记者“独具慧眼”,挑出了“上衣松脱”这一惊人“新闻”!还有的颠倒黑白,混淆美丑,把严肃的反贪报道当作言情小说,试看对蒋艳萍的报道,《三湘肉弹女贪》、《一个女贪与40多个厅级干部情结》等肉麻字眼用作醒目的标题,有的津津乐道地详细披露蒋如何用“肉弹”攻克了一个个政府官员,拿下了一个个项目,让读者感到蒋艳萍是个能人,惊叹其“魄力”与手腕,这岂不是说并非罪恶、堕落并非可耻?

  这些错误的舆论导向散见于各种报道中,在社会新闻与娱乐新闻中居多。社会新闻的婚姻、恋爱、家庭人伦关系等方面直接牵动人们的视线,但一些媒体在报道内容上处于迷惘、困惑的状态,走不出凶杀、暴力、之类的怪圈。娱乐新闻是社会风气的一环,健康的娱乐新闻能提高人们的审美情趣和道德情操。但少数媒体热衷于鼓吹靡靡之音,放弃了社会的教化与教育的功能,任何不健康的娱乐资讯都是对社会伦理道德的挑战。弘扬社会主义道德力量,是社会新闻与娱乐新闻承担的重要功能之一。这两类新闻应把坐标定在社会先进文化和正确的道德观的传播上,把兴奋点放在捕捉闪烁道德精神光华的亮点上,及时报道同主旋律相关的人和事上。如果社会新闻、娱乐新闻热衷于“炒”明星,“炒”绯闻,让、凶杀、金钱、怪异之类的东西频频“亮相”,这就与强化道德力量的功能背道而驰,就会影响人们思想信念、道德情操和精神状态,特别是会侵蚀缺乏免疫力的青少年的心灵。

  不健康的舆论导向,主要是思想意识上的一些误区造成的。在舆论导向与道德建设的关系上,媒体要注意把握以下一些问题:

  一是受众精神需求与引导群众的关系。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受众精神需求的构成、内涵都发生了变化,具有广泛性,多样性等特点。我们的媒体必须适应受众精神需求的变化,在内容与形式上要贴近受众,满足受众的多种精神需求,讲究引导艺术,使报道为受众所喜闻乐见。

  但是,在受众广泛性的精神需求中有合理的部分,也有不合理的部分,如与社会道德规范相悖的不合理需求,与大多数人利益相背的不正当需求。受众的需求是多层次的:有高雅的,有粗俗的;有渴求文化知识的,也有猎奇、寻求刺激的;有扶正祛邪、崇尚美德的,也有窥视隐私甚至道德沉沦的。新闻媒体对正当的需求要热情支持,充分满足,并引导到更高的层次与品位上;对不正当的需求要进行正确引导,对低劣媚俗的需求要进行批评、监督。贴近,不是迎合,也不是尾随,而是要引导群众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

  二是思想道德的先进性与广泛性要求的关系。这是我国现实的社会经济关系和利益关系所决定的,我国现阶段还存在着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经济成分以及不同阶层在经济利益上的差别,这就决定了人们思想道德观念呈现出多层次性。因此,新闻报道要从实际出发,着眼大多数,把先进性与广泛性的要求结合起来。党员干部必须具备主义思想道德,为全社会树立光辉榜样,媒体要热情讴歌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与崇高的道德情操。对大多数公民来说,要在报道上大力倡导“爱国守法,明礼诚信,团结友善,勤俭自强,敬业奉献”的基本道德规范,使其深入人心,成为全社会每个成员的道德行为准则。媒体在报道上要勇于革除旧道德,提倡新道德,抨击形形色色的“缺德”现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承认谋取自我利益的合法性,靠个人诚实劳动发财致富,是符合道德要求的。同时,市场经济要求公正公平,平等互利,商品生产者、经营者的地位和人格是平等的。因此,要宣传平等待人,相互尊重,讲信誉,讲文明,讲礼貌,要抨击损人利己、尔虞我诈、重利弃义等不道德行为。在引导舆论上,要防止两种倾向:一是不顾群众的觉悟程度和道德认识的层次性,用先进分子的道德标准要求所有社会成员;二是以思想道德的多重结构为借口,降低道德标准要求,提倡什么,反对什么,旗帜不鲜明,使道德建设在舆论引导上显得软弱无力。

  三是道德的批判与继承、与借鉴的关系。任何一种思想道德总是在批判地继承历史上优秀思想道德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思想道德也不例外。新闻媒体要对传统的道德观念进行分析与鉴别,吸取其精华,去掉其糟粕,对宣扬命运、星座、鬼神、占卜之类的封建愚昧的思想道德行为要进行和批判。在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中,要分清什么是流,什么是源,传统的思想道德只是流,而不是源,其“源”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因此,记者要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大力传播社会主义新道德、新风尚,帮助人们树立符合时代要求的新的思想道德观念。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离不开对世界文明一切优秀成果的吸收和借鉴,但不能照搬照抄,对于资产阶级“一切向钱看”的金钱拜物教观念,极端个人主义的人生哲学等腐朽没落的思想道德观念,新闻舆论必须态度鲜明地进行批判。

  四是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有的媒体在思想道德宣传上之所以偏离正确的舆论导向,是受经济利益的驱动,企图以格调低俗、耸人听闻的新闻来吸引受众“眼球”,制造“轰动效应”,从而扩大销售量,提高广告收益。这种以损害社会效益来换取经济效益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是十分有害的,远离了新闻舆论要为全党全国工作大局服务的宗旨。这种行为也是短视的,随着受众审美情趣的提高,这种畸形的市场会越来越小。媒体应在提高新闻产品质量上下工夫,多出精品力作,在报道内容与形式上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把新闻的指导性与可读性统一起来,以此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与辐射力,从而扩大发行量,提高收听、收视率,求得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统一。同志提出,“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都要以社会效益为一切活动的唯一准则”。当然,精神生产也要讲经济效益,但必须以社会效益为前提,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新闻媒介要遵循提出的这一原则,正确处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使新闻舆论在推动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