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已成网络问政利器 “不会说话”会遭“板砖

  “外交小灵通开始广播啦!欢迎各位对外交感兴趣的微友,收听来自FM100.701频道的独家播报。”4月13日上午10点45分,外交部在试运行的微博平台“外交小灵通”上发布了第一条官方微博。

  “外交小灵通开始广播啦!欢迎各位对外交感兴趣的微友,收听来自FM100.701频道的独家播报。”4月13日上午10点45分,外交部在试运行的微博平台“外交小灵通”上发布了第一条官方微博。一周以来,“外交小灵通”博得了网友的持续“围观”和好评,粉丝数量已迅速攀升至4万多人。

  作为第一个由部委开通的微博,“外交小灵通”不以外交辞令示人,语言风格轻松幽默。例如,在介绍毛里求斯时,引用了马克·吐温的名句“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后创造了天堂”。

  4月12日,江苏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平安江苏”贴出疑犯照片。半天后,被拐男孩即被神秘送回。与之前轰动全国的微博打拐事件不同,这是公安机关主动利用微博问政打击犯罪的又一成功案例。由于能与网民有效互动,微博多次在协助警方破案中大显身手。

  从2010年的初试锋芒到今年的日臻成熟,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和官员第一时间进驻微博,“微博问政”已在集纳、体察民情、发挥民智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作为信息沟通、传播的宠儿,微博已成为国内外网络问政的利器。目前,国内政府部门开微博持续升温,自去年6月四川成都市政府首开政府微博后,云南、浙江等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也开通了微博。4月12日,重庆市江北区政府“微博问政”启动,尝试通过网络问计征策,并为网友准备了总额30万元的网络问计奖金。

  江北区宣传部外宣办副主任张海波介绍说,采用“微博”这种形式,一是突破了时空界限,各地网友可以在一天24小时的任何时间参与;二是突破了文化差别,无论初中学历还是博士学历,只要有闪光的片言只语,都可参与;第三是突破了参与路径,网友可以通过手机、电脑桌面、浏览器随时参与。

  据不完全统计,仅人民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三大微博平台上,目前就已经有具备一定粉丝规模且信息发布频率较高的活跃党政机构微博400多个、官员微博200多个。

  在一件又一件社会热点议题中,微博也都显示出强大的网络信息放大功能。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表示:“微博可以产生‘核裂变’效应,形成信息的高速大范围传播,它可以让每个人都发挥过去只有媒体才能发挥的作用。”

  在与网民互动的同时,微博也越来越成为政府信息公开、寻找相关线索、澄清相关谣言等方面有力的武器。日本地震后,一些地方掀起“潮”,相关部门迅速通过微博发布权威信息,澄清相关谣言,使这一事件很快平息。

  中山大学行政管理研究中心教授郭巍青认为,微博即时、广泛、互动的传播优势,屡屡产生力不“微”、势不“薄”的问政力度。

  今年期间,有超过700名代表、委员热衷“织围脖”,微博问政成为今年上民众参与国是的新兴渠道。随着微博影响力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各级政府、专家学者和社会名人开始使用微博,增强了微博问政的力度和广度。和红火的网络论坛与博客一样,当微博得到网民的追捧、一呼百应之际,也对政府的决策、沟通、处置乃至公共治理能力提出新的考验。

  与不少勤于“编织”的官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也有一些政府官博在开张大吉后就难得更新,或者干脆成了“空壳”微博。像去年11月开通的“南京市体育局”,除了开博一句话,至今再无博文发布,粉丝们失望之余纷纷炮轰其“不干实事”。

  “对于网络,要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政府如果无视网络的存在,就会闭目塞听;如果过于相信网络,有可能会偏听偏信,仅仅依靠网络作出决策可能会缺乏科学性。在处理解决的过程中,要及时、灵活、谨慎,防止被一些虚假的信息所误导。”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叶晓华认为,网络为老百姓畅言民情、表达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是群众与政府沟通互动的新桥梁。

  在政府机构和官员纷纷开微博的背后,凸显中国网络问政水平与日俱进。“如果说前两年中国的网络问政还处于起步和发展阶段,那么今年网络问政的广度和形式应该说有了相当明显的推进。”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认为,像公安系统这样的敏感部门都纷纷开微博回应网民问政,本身就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易观智库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09年我国微博注册用户只有800万,2010年底达到7500万的规模,增速高达837.5%,而今明两年我国微博注册用户预计将达到1.45亿和2.4亿左右,增长速度创下中国互联网应用发展之最。刚刚起步的“微博问政”能否走得更远、更加平坦一些?作为一个更为开放互动的平台,浏览量大、传播率极高的微博等于将政府机关工作摆在放大镜下,“不会说话”的官博一不留神就会遭遇“板砖”。

  南京价格监测中心主任陈长才在开博之初也遇到过糗事。他说,当初有人问我们:价格监测数据准确么?我们在微博上回复了一句:“官方数据不容置疑”。结果,网友有微词,领导也批评。“摔了几个跟头后,我们自我诊断,要放低身段,摆脱官气,将自己放到与网民平等交流的平台上,才能增加交流的有效性”。

  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网民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和参与是微博问政的巨大推动力。另一方面,微博问政,其核心并非微博,而是“问政”,说到底,微博只是一种工具、一个中介。政府更应注重倾听民情,决策过程中人民与政府的互动关系应更加紧密顺畅。华南理工大学思想学院副院长吴国林说,由于传统行政体制和行政文化的某些不足,体制内信息流动不畅,而互联网的互动性和开放性非常适合充当政府与民众交流的补充渠道,微博会继续成为公众表达意见的重要平台。

  实际上,政府与百姓互动的平台并不缺乏,像政府热线、政府网站、网络问政平台等,但由于缺乏制度约束,很容易流于“走过场”,甚至形同虚设。

  南京市委党校教授郝继明认为,微博问政是社会管理创新的一种有效手段,开创了网络时代民众参政议政的一种新形式,要“少一点‘正在办理中’,少一点‘无可奉告’,少一点模棱两可,少一点外交辞令,少一点行话套话。”

  “表达态度观点、澄清事实、引导网络舆论、疏导网民情绪、主导形象传播”,郝继明为政府微博的内容设置和角色定位开出了这样的“菜单”,而这些也是微博时代对政府科学决策和领导干部素质提出的新要求。

  微博是“微型博客”的简称,是一种由博客演变而来的网络新媒体,用户可以用不同的客户端、移动通讯设备登录微博网站,随时随地发送每条大约为140字之内的即时短信息。 本报记者 郭丽君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闽南网-闽南门户网站 主办:http://www.gzyy998.com

    邮编: 地址: